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理财/管理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港人为楼而生,张超雄60岁上车,供到80岁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8-10-10 12:41:43

  香港人注定为楼而生,为楼而生存、为楼而生活。
 
  黄远辉由木屋区住到徙置区、公屋、居屋、私楼,典型的向上流一族,50多年后,他当上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和房委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主席,虽无左右房策的大权,但仍有一定影响力,看看今天香港,多少基层人士仍住在天台铁皮屋,用高呎价租劏房窝居,他心底不是味儿,原来基层住屋环境才是真正50年不变。
 
  还有努力读好书、打份好工的年轻人,节衣缩食、捱贵租,何来有如天文数字的首期,父母看不过眼,为他们花尽积蓄,甚至把自住物业加按套现,务求帮到多少算多少。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虽不年轻,但下届不再参选的他,为免交租交到清袋,以60岁之龄在香港上车,宁月供2万多元,供到80岁。
 
  特首林郑月娥上任一年多,即将公布任内第二份施政报告(10日),房策绝对是焦点所在,其实她在任内已推出过多项房屋政策,例如居屋减价、设过渡性房屋、设一手楼空置税、增设首置盘等,有人受惠,也有很多未到位。香港人想安居乐业,似乎仍有漫漫长路。
 
【上车篇】月月租楼不合算 60岁上车立会议员张超雄供到80岁
 
  楼市连年高企,网络世界累积了一群“楼市淡友”,日夜吹奏楼市即将大跌,声言租楼好过买楼,“租楼日日赚”云云。现年61岁的立法会议员张超雄不是“楼爆”信徒,但对于楼市的避逃心态,或跟网民没两样。去年底,他终于告别逾廿年的租客生涯,在海怡半岛以800万元买入两房半单位“上车”,仔细算过还是买楼好过租楼。




张超雄


年龄:61岁
个人经历:
‧1980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学院社会工作系
‧后赴美进修,1990年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获社会福利博士,于加州社区机构工作15年
‧1996年回流香港,短暂于城市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任教
‧1997年起,于理工大学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任教,2017年满60岁退休
‧2004年当选立法会议员(社会福利界)
‧2008年参与立法会地区直选(新界西)落败
‧2012年胜出立法会地区直选(新界东)重返议会,2016年胜出成功连任
置业经历:
‧定居美国时,于加州屋仑市买入独立屋自住,已于回流香港时出售
‧数年前儿子留学加拿大,在当地买入单位给他自住,已于今年初出售
‧去年12月在海怡半岛买入两房半单位自住
 
  张超雄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美国念硕士及博士,后来在美国社福机构工作一段日子,更入籍美国。1997年回归前不少香港人“用脚投票”,移民英美加澳,张超雄却在这个时刻,举家回流香港。为的是严重智障的女儿盈盈,张超雄一家在1996年回港,让香港家人合力照顾盈盈。



张超雄曾在立法会发言引用“皮卡丘潮文”捍卫二次创作,去年他生日便获赠皮卡丘生日卡。


积蓄有限难应付租金
 
  理工大学2004年“肥上瘦下”减人工、2010年校园管治丑闻,他也挺身抗争;2004年,不满社会福利界立法会议员罗致光没代表业界声音,他甘愿放弃美国国籍,出选立法会功能组别,多年来在议会内外为弱势发声。对于社会不公义,张超雄站在最前线。面对高楼价,张超雄却选择了逃避。
 
  “以往在大学教书有房津,Cover到租金。到(去年从理大)退休,其实都不想买,觉得不值,完全不Make Sense。”张超雄在美国生活十多年,任职社福机构,曾在加州买入独立屋自住,有前后花园和地库,他直言买楼的地方不是杳无人烟的地区,楼价并不低,但相比港现时楼价,独立大屋楼价仍较合理。“我只是觉得不合理,为何要用那么多钱,去买一些(香港)这样样质素慨居住环境。”他说自己并非投诉现在的居住环境差,但相同价钱在美国可享更佳的居住环境,“(所以)多年来避得就避。”租住在港岛南区的海怡半岛,一住便20年。
 
  自港铁南港岛线在2016年底通车,“铁路效应”令海怡半岛租金大升,虽然当时业主加租幅度不算离谱,但张超雄去年2月23日刚满60岁,翌日便要从理大离任,失去了讲师收入和房屋津贴。他终于发现账不对了,现时立法会议员每月薪津9.6万元,但他早决定了今届任满后将交棒予工党主席郭永健。他考虑到退休后赚钱能力大幅下降,加上积蓄有限,继续每月交租2万元,10年已是240万元,迟早坐吃山空,因而下定决心参与他口中“扭曲了的游戏”——香港楼市。
 
花甲之年始背起楼债
 
  看楼之初,张超雄曾考虑搬到楼价低一点的新界,但盈盈要适应新地方不容易,她一直去湾仔的残障人士中心,要转到另一个中心也不容易,加上女儿出入要用轮椅,“我在港岛看过楼,好多旧一些的大厦,未必方便轮椅出入,反而海怡整个屋苑无障碍。而有些(楼)一层只有一部电梯,如果电梯坏了,她便不能上街,除非我背她,但她今年27岁,我61岁了。”最后他在去年12月买入海怡半岛一个两房半单位,楼价约800万元,承造六成按揭,每月供款约2万元,与之前租楼支出相若,而且将来供满是自己的物业。张超雄自己也惊奇,银行批了20年期的按揭给他,供完楼已80岁。
 
  虽然年过六旬才背起“楼债”,张超雄也计算过,即使两年后不再担任议员,凭多年积蓄,加上返回大学任教兼职一两科,尚可应付供楼负担。幸好张超雄已完成一子一女的学费责任,儿子现于澳洲任职业治疗师,幼女刚大学毕业,“或者数年后他们经济稳定一些,帮到忙”。香港近年流行买楼靠“父干”,张超雄却供楼靠“儿干”?他笑道“没得办法,哪个有能力帮哪个!”
 
  临近退休,财政压力不少,问到张超雄会否投资。他自言不懂投资,也没有兴趣投资,“我不觉得投资游戏对社会有特别贡献、对社会有正面好处。(例如)做清洁是打扫干净社会,教书是启发学生的思想,都带来一些好处。但投资按几个按键,赚一些钱,带来什么好处呢?所以我没有放精神时间下去。因为不懂,强积金也是蚀的多,买亲银行Offer的Product也是蚀多过赚,没有太多心思去处理。”
 
评林郑房策得2分
 
  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由2017年7月特首林郑月娥上台时约160点,升至近期186点,在一年又3个月内升了16%。回看林郑就土地供应及楼市所做的动作,似乎未为炽热楼市降温。记者请教书多年的张超雄为林郑过去一年多的房策评分,以10分为满分的话,“一定不合格,得两三分!她愿意讲,但没有根本上的改革,也偏向用自置物业解决问题,但楼价高,一般人根本没能力负担。”他认为林郑提出兴建“首置上车盘”,将出售予公屋户的“绿置居”恒常化,扶助的对象优次不对,“最迫切需要(住屋)的人是基层,他们最需要入住公屋,不是出售的公营房屋。”
 
对立保育与基层
 
  对于刚完成咨询的“土地大辩论”,张超雄直言是场公关秀。他特别留意到,“点心纸”选项中,只有争议较高的“两个郊野公园边陲范围”、“其他郊野公园地带”有列明建议用作公营房屋及安老院舍,直言是将“保护环境”与“基层弱势”对立起来。他回想20多年前居于旧金山,当地政府卖地给发展商,也会规定兴建的住宇楼宇,要有相当层楼用于安老院、幼儿院及残疾人士院舍,问题在于政府如何规划。



张超雄多年来为弱势发声。


  张超雄认为,房屋不应是炒卖、投资的工具,虽然他“上车”做了港楼的业主,楼价一旦大跌,他会蒙受损失,“但身为社工,见港人因为楼价租金问题受困扰,当然希望楼价下跌!”业主身份的张超雄,认为楼价跟随通胀上升就可以,并不祈求楼价大升而获利。
 
【土地供应篇】黄远辉:50年来,香港没有变过
 
  50年前,黄远辉住在柴湾徙置区,大约是小五、小六时,每到周末他搭车又搭船,去找住在深水埗的爷爷,爷孙俩窝在十多平方呎的笼屋内过夜。50年过去,他是典型向上流的香港人之一,从银行工作退休后,担当过不少公职,去年9月当上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主席,展开为期5个月的“土地大辩论”咨询,今年4月29日,在社区组织协会安排下,与住在板间房的居民见面。



咨询展开首个周末,黄远辉去深水埗探访劏房居民。


  黄远辉用双手示意给记者看,当时他踏入潘氏一家三口的家,左面有一个柜,右面是一张双层床,尽头是厕所连厨房,一眼见尽90平方呎的劏房,月租4,300元,转去独居的灿叔那所谓的家,30平方呎的空间只能放一张双层床,人睡在上格床,下格床放了风扇和电饭煲等日用品,月租1,400元,另加水电费300元,“我记得很清楚,不是因为我未见过、未去过,是因为50年来,香港没有变过。


具体执行意见不一
 
  经济进步了,楼价升了,基层住屋环境却依旧,政府在2016年估算劏房数目是9.3万个,但数字应远超想象,还有住在工厦的,“政府的态度是不可以计算,因为(工厦住人)是零妥协,但今天没有办法处理,本来应该取缔,但一旦取缔,就出现安置问题,当然今天更是无法安置,亦会促使更多人住入工厦劏房。”
 
  公屋轮候册现时已不胜负荷,约28万宗申请中,家庭及一人长者申请占15万宗,其他是非长者一人申请。最近有消息传出,政府有意改变公私营房屋比例,由六比四改为七比三,但黄远辉认为要小心处理,如果市场误以为政府大幅度倾斜公营房屋,特别是出租公屋,将进一步刺激楼价上升、租金上升,“劏房、板间房都是私楼,最难捱是这班人。”
 
  印象中,黄远辉不时与特首林郑月娥持不同意见,他也不介意公开当“反对派”。去年底本刊访问他,当时社会批评居屋太贵,他花了不少时间解释居屋定价是市值七折的原因,半年后,林郑宣布居屋改以五二折发售;相若时间,林郑与传媒茶叙,提过在施政报告交代增加土地的方案,黄远辉曾说时间仓卒,难以得出有效结论,结果在咨询期完结前,已交出7页的简单报告。记者一直好奇,二人对房屋政策的想法是不是“不合”?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合不合?最合的地方是大家都觉得应该解决香港的房屋问题。”他直言与林郑在具体执行上有意见不一时,但是正常不过的事,而且有利政府推行公共政策。



土地供应小组在5个月内举行了180场咨询活动,期间黄远辉收过不少意见,也遇到很多示威和谩骂。


  在过去5个月的周末,黄远辉都在咨询中度过,每一次坐下来,他都从公事包取出笔记和一支笔,记下市民的意见。有人会说到声泪俱下,甚至愈说愈愤怒,黄远辉说早有被骂的心理准备,“换作是我,可能都会那么燥,有电台主持问过我,被骂觉不觉得好委屈?我没,真正委屈是现在住在劏房、板间房的人,捱着贵租、供着贵楼的人。”是否有如林郑在台风山竹过后,指打工仔向她出气是没有问题,他微微一笑,“我不是那样想,不觉得被发泄,只是理解他们为何那么生气。”
 
建人工岛较多支持
 
  另一个听得最多的说法是“假咨询”,政府早有前设,只是借小组过桥,“我想不到政府有什么理由不跟(咨询所得的民意),政府应该趁今次释除市民对政府的疑虑,还是深化疑虑,究竟政府会选哪样?”黄远辉不认同自己对政府过分乐观,他直言,没有这份信任、信念,便难以投入心力、时间在今次的咨询工作。
 
  咨询期间有很多团体、政商界人士发表意见,其中大湾区虽不在咨询范围,但黄远辉听过不少,“因为大湾区带来经济机遇,就顺带提到民生机遇。”但他明言,小组只负责香港内的土地选项,况且建议未必受港人欢迎。一次他去老人中心座谈会,长者强烈表达意见:“反对老人院舍边陲化、大湾化。”由于选项中有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兴建公营房屋或社福院舍,黄远辉说长者担心院舍已远离原来社区,交通不便更令子女不愿探望,入住形同等死,“同一概念,大湾区建老人院不会受欢迎。”


  至于在咨询范围的填海建人工岛,黄远辉早说有较多市民支持,民间特首刘德华近日也为团结香港基金拍摄的影片旁白,力撑填海计划“可取”。同样是填海,黄远辉急急澄清,两个填海计划规模差一倍,“咨询文件的东大屿都会填海计划是1,000公顷为基础,市民支持这方案,不代表支持所有填海,包括基金提出的2,200公顷填海方案,如果最终政府认为要行后者,我认为要就这一点(扩大填海面积)再做次咨询。”



“民间特首”刘德华近日为团结香港基金旁白,支持填海计划,掀起争议。


【过渡屋篇】一家四口迎新生活 过渡性房屋成小天地
 
  香港人均居住面积细绝全球,劏房呎价贵过豪宅,但100平方呎不到的狭小空间住上一家几口,行出行入有碰撞在所难免,争执由此而生,家庭关系怎会好?陈女士以前一家六口住劏房,没有地方放洗衣机,只好背着当时几个月大的女儿,在厕所用塑料盆,逐件手洗、扭干,还要买菜煮饭、照顾两名读幼儿园的儿子,本已难搞的婆媳关系,在劏房“困兽斗”之下,矛盾日益加深。“租金要6,500元,业主每度电收2.2元,水电每个月已要700、800元,老公会说电费为何这么贵,劏房不通风,开风扇小朋友会放手指进去,看不到这么多,逼迫开冷气。”


邻居投诉无家可归
 
  最终陈女士约在一年前离婚,带住3个2岁至5岁的年幼子女搬入九龙城另一个劏房,不足100平方呎,租金已要5,500元,“小孩年纪太小,不能住太高,有好多业主见我有3个小孩,直接不肯租给我。”单位在唐楼一楼,唯一一个窗向后巷,蚊多灰尘多,“试过咬到儿子整块脸肿了。”手洗完的衣裤亦只能挂在厕所,她说总觉得衫裤长期有阵霉味,劏房更容不下厨房,只能放个电磁炉,简单煮食,大部分时间要在外开餐,一个餐与儿子分食,顺道多坐一会,让儿子有桌子做功课。


  不过马死落地行,刚离婚的她但求有地方落脚,而且领取综援设有租金津贴上限,只有4,900多元,挑楼时只能“看菜吃饭”。但入住的第一个星期,她已接到地产代理的电话,指其他住客投诉她的子女太吵,“小孩还小,好难控制他们不哭,他们(邻居)半夜两三点开电视、同朋友开Party我都没投诉。”可以想象劏房墙身不厚,为免争执太多,陈女士和子女长时间流连在街外,“去下公园、逛下商场,去快餐店吃完饭再坐,回家只是睡觉。”
 
最希望能获派公屋
 
  幸好,这种生活只维持了数个月,由于劏房容不下电视机,陈女士对社会房屋闻所未闻,要幼儿园家长叫她才知申请,今年初入住九龙城一个260平方呎旧楼单位,终于能划分出厨房、厕所、睡房和客厅的空间,“以前只用上手租客的家俬,消毒后就用,现在也不舍得买家俬,但起码别人给我的可以要,可以想下怎样省空间。”说时,陈女士流露的喜悦是意想不到的,一个妈妈的愿望是如此简单,可以放个二手柜,放子女的物品,放张小折台和3张小椅子,给他们做功课、吃饭,“现在可以给他们自己慢慢吃,我去做其他事,以前地方不够,一定要逐个喂他们。”



新居有个大窗让阳光照入室内,已令陈女士十分满足。


  单位大了一倍,又不用怕只有一墙之隔的邻居投诉,陈女士说儿子终于会兴奋地跟她说:“回家了!”,“以前整日同他们讲,不要那么吵不要哭,甚至不给他们玩玩具,整个人都好紧张,好易燥。”现在更难得的是,陈女士可以忙里偷闲,安心让他们在客厅玩,她在睡房躺下休息一会“现在有了私人时间和空间。”



260平方呎的单位能隔出一个房间,让日夜带孩子的陈女士可偷闲休息。


  营运社会房屋的乐善堂以不高于综援租金津贴上限的金额,将单位出租给有需要的家庭,以往陈女士要用综援金补贴租金,现在每月省下的数百元,她说已“好好用”,可给读K3的大儿子补习。说起大儿子,陈女士一面赞他懂事,一面担心他学习能力低,说起小儿子有小聪明,但百厌仔最爱与她斗气,陈女士仍然是笑着,大概是小窝居为她带来的喜悦,让管教子女的烦恼顿成小事,她最大希望是租约完前获派公屋上楼。



陈女士以前住的劏房没有厨房,搬入新居后多了留在家煮食。

 
施政报告将大推过渡房屋
 
  有消息指今次施政报告的重点之一,是政府将大力推行过渡性房屋,并以空置工厦和员工宿舍为目标,以及在闲置用地上兴建组合屋,预料林郑将交代实质数量。


  在过去一年多,房协和社福机构成为过渡性房屋的“主力”,除了社联统筹的社会房屋共享计划外,乐善堂也自资推行社会房屋计划,主要与恒地(00012)合作,拨出空置旧楼,并负责结构维修,“现在仍有500个申请在我们的等候名单上。”乐善堂总干事刘爱诗表示,机构自去年底推出计划,已接受了两轮申请,但同是位处九龙城的两幢旧楼,只能提供33个单位,介乎260至450平方呎,可容纳3至6人居住,目标今年底入伙的土瓜湾落山道项目,也只能提供50个单位,“单位实在好少,现在每个星期都收到新申请。”



乐善堂总干事刘爱诗表示,计划的大小事务全由两个职员负责,希望政府能设立社会房屋基金,让机构可申请以便扩大计划规模。


望将计划恒常化
 
  乐善堂只接受轮候公屋中的家庭申请,现时单亲家庭占两至三成,由于家庭人数较多,所以每个家庭可有独立单位,毋须与其他人共用厨厕,“我们选择的对象一定要有小朋友,因为居住环境会影响家庭关系,继而影响小朋友的成长,而且劏房什么人都有,楼下可能有按摩店、餐厅,家长始终会担心。”


  刘爱诗明白到不能长期靠发展商供应临时房屋,解决办法之一是将计划恒常化,万一发展商收回大厦,希望可安置家庭到其他大厦,她也希望寻找住宅以外的可能,包括传闻中施政报告将提出的工厦改建,“这方面真是要政府出手,交通配套都是问题,假设一个单位住3个人,100个单位便是300人,而多数工厂不近铁路站,需要接驳车,制造了一定负荷,但只要政府与巴士小巴公司谈,问题好易解决。”
 
【居屋篇】居屋五二折年轻人公屋户申请增
 
  今年新一批居屋改以市值五二折发售,3个屋苑长沙湾凯乐苑、启德启朗苑及东涌裕泰苑合共提供4,431个单位,售价减至介乎118至468万元,即日起至16日接受额外申请,预计11月摇号,明年2月选楼。在首日交表当日,本刊与部分申请者谈过,发现不少本来没有打算申请的公屋户,因减价后较易负担而加入“抽奖”。




  周氏夫妇婚后与家人共住公屋一年多,因他与太太不符合公屋入息及资产限额,同时认为上一轮居屋售价并不吸引,“公屋无办法申请,出面居屋价钱也根本负担不起,之前七折都不是太理想,五二折比较易接受。”他表示,6,000多元呎价较为合理,但若果呎价为1.2万、1.3万元一呎则难以负担。



周氏夫妇现与家人同住公屋,因居屋减价后才能负担楼价,所以加入申请。


  夫妇两人的目标是300多平方呎的单位,希望与太太和未出生的小孩搬出,“预算则没有限,给什么(单位)我,我都要想办法搞掂它。”周生说,若果这次申请不成功,假如下年再有五二折居屋,也会继续尝试申请,或会在外面租屋居住,“但以现在的租金,已占我们的薪金约四成。”



与家人同住私楼的何小姐抱住一试无妨的心态申请,认为自己个人申请的中签机会不高,但希望以较市价低的价钱,获取心仪的启德启朗苑单位。她坦言若今次申请不成功,下次也会继续尝试申请。



外国夫妇Tom及Ice居港9年,对于上一次居屋申请完全不知情,这次在朋友建议下,首次申请,与其他港人一起“抽奖”。对于抽中屋居的机率,他们均指完全不知道,与其他港人一样,只能全靠运气。他们现时租住东涌村屋,希望可以住在大屿山附近,故选择位于东涌的屋苑。



梁太为儿子与媳妇递交申请,她说儿子现居的公屋位置不方便,希望抽到凯乐苑的大单位,并计划协助儿媳支付大部分首期,“宜家搭车不方便,小孩子读书不方便,做什么都不方便,不过抽不到都无所谓。”


今届政府房屋政策进度
 
成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检视不同土地供应的选项




  进度——小组在去年9月成立,为期5个月的“土地大辩论”公众咨询于今年9月底结束,小组已向林郑提交初步观察报告,完整报告预计今年底提交。
 
“绿置居”恒常化




  进度——最初建议沙田火炭逾4,800个新公屋单位,转为售价比居屋低廉的绿置居,售予现居公屋人士,后来房委会决定改推深水埗东京街项目,涉及2,500个单位,项目在2020年第三季落成,最快今年底发售楼花,定价约为市值的四二折。
 
容许未补地价的资助出售单位业主出租其物业




  进度——房协上月中推出先导计划,容许辖下21个屋苑的业主申请,单位必须为两房或以上,将其中一房出租给轮候公屋人士,合资格单位有1.3万个,租户可在今月底申请,租金由双方自行协定。
 
设立“港人首置上车盘”




  进度——先导计划原选址观塘安达臣道,提供1,000个单位,至今年6月,林郑宣布改为市建局马头围道重建项目,提供约450个单位,今年底接受申请,明年第二季落成,入场费约300万元。
 
增加过渡性住屋供应




  进度——房协今年7月推出“暂租住屋”,拨出渔光村逾200个空置单位,给轮候公屋3年或以上的60岁以上单身长者,以及2至3人家庭申请,最快今年底可入住;社联去年推出社会房屋共享计划,各区计划陆续入住,约有逾百单位,社联同时在深水埗兴建组合屋,料明年下半年落成,提供90个临时单位租给基层家庭。
 
修订居屋定价




  进度——居屋改以市值五二折发售,原在今年3月已递交申请者,需与新一轮加入的申请者一同“大抽奖”,当时已收到16.6万份申请。单位数目4,431个,减价后售价介乎118至468万元。新一轮申请在10月16日截止。
 
私人土地转为兴建公营房屋的土地




  进度——政府日前公布确实位置,其中3幅位于启德发展区,一幅邻近启晴村,另外两幅则位龙津石桥遗迹保育长廊附近,共涉及约5,400个单位;余下6幅土地在安达臣道,集中在石矿场上,涉及5,200个单位。不过,政府尚未公布有关的发展详情及兴建时间。
 
制定处理棕地的政策大纲




  进度——政府今年4月委托调查机构研究现有棕地的使用及现况调查,并研究以多层楼宇代替的可行性,预计今年内完成。
 
“城市地下空间发展”公众咨询




  进度——政府研究尖沙咀西、铜锣湾、跑马地以及金钟/湾仔发展地下空间的可行性,概念设计比赛在今年8月完成,第二轮公众咨询在今年内展开。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分享:
返回大国钱途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2018-10-11 18:01:25坚决强烈反对港独,应该逮捕陈浩天和罗冠聪等败类并且判处重刑以儆效尤杀鸡骇猴,支持在一个中国的大前提下取消立法会所谓的“功能组别”普选全体立法会议员,同时港人一人一票直选特首![回 复]
  • 2018-10-11 17:53:02就这么点人口的一座城市,连个安居工程问题都一直迟迟解决不好,很明显是政府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它和香港的地产霸权几大家族以及相关的既得特殊利益集团的权贵们都是穿同一条裤子的,而同样在搞权贵资本主义的地产裆也利用、授权、委托和通过这帮人来统治香港,所以买不起楼的香港年轻一代的心才会离北京越来越远,因此香港需要民主需要选票,不过现在由美联储来干死香港楼泡![回 复]
  • 2018-10-11 17:47:31在这个年纪接下了这疯狂的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一棒买香港的泡沫破砖头水泥方格子买在了天花板金刚顶上,未来的悲催可想而知。[回 复]
  • 2018-10-10 14:03:59在内地这个年纪就很难赚钱了,能健康的活着就不错了。[回 复]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