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理财/管理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香港有多少塑?民间与企业齐“去塑”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9-08-15 13:44:10

  联合国环境署去年公布即弃塑料的报告,引言的第一句是“Plastic is a miracle material”(塑料是一种神奇的物料)。
 
  塑料围绕每一个都市人的日常生活,使用方便、成本低、干净,但背后的问题多多,似乎人人皆知,但继续大量用塑料。报告引述2017年的研究指,全球每年制造塑料超过4亿公吨,36%来自包装塑料,其中又以亚洲东北部所占比例最高,原因是中国为全球最大使用国,按人口计算,日本的用量为全球第二。然而,这些即弃塑料包装的最终命运,大都是被弃置在堆填区、大自然,能回收再造的不足15%。
 
  要改变消费者的习惯,同时要企业减少制造是相当困难,庆幸是全球消费文化逐步改变,消费者和企业愈来愈关注“消费责任”;各国也先后公布禁用不同塑料的目标,其中非洲国家卢旺达是全球首个禁用即弃塑料袋的国家。而在销量与保护环境之间,企业可以做到多少?
 
  在香港,塑料瓶饮品、外卖餐具、塑料袋是主要的垃圾塑料,近一年香港人听过最多的环保“口号”应该是“去饮管”、“去餐具”,餐厅、咖啡店先后不主动向食客派塑料饮管、外卖餐具,饮品制造商推出回收计划等,措施有赞有弹。观乎政府的数据,香港人使用塑料的数量,在塑料袋征费实施10年之后,却不跌反升,问题似乎没有解决过。
 
  记得九十年代初政府有个广告,满口垃圾的“地球先生”、“地球先生病啦!”的一句名言,叫人印象深刻,却始终未能改变社会,今天我们身处的地球、香港仍然生病中,套用广告最后一句:“这个故事未完成,结局由你决定。”
 
企业篇:企业“减塑”历程由塑料瓶瓶身开始
 
  炎炎夏日走入便利店买瓶冰冻饮品,饮完放入随街可见的橙色垃圾桶,可能很多人已觉得完成“责任”,但事实我们每买一瓶塑料瓶饮品,“牵涉”可长达400、500年。根据政府公布的《2017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每日有137公吨PET瓶被弃置到堆填区,相等于548万个塑料瓶饮品,而PET塑料瓶在泥土中,随时要几百年分解,期间更会释出有害物质,污染泥土以至整个食物链。




  过往香港花了不时精力、时间在回收工作,原因之一是叫停生产的难度更高,而一直是PET塑料瓶主要制造者的各大饮品企业,便成为矛头所指。不过,要企业减少产量几乎不可能,因为直接影响生意。在销量与保护环境之间,企业可以或愿意做到多少?迟到总比不到好,在“去塑”的社会气氛逐渐浓厚之下,本港的饮品企业近年都开始有所行动,兴建回收再造厂、在社区放置回收机、改良塑料瓶物料等,其中本港两大饮品制造商可口可乐和屈臣氏都以水瓶出发。
 
与环保团体合作回收
 
  可口可乐旗下的瓶装水品牌Bonaqua在2010年换上轻身瓶,塑料使用量减少了三成多,重量下降后消费者可自己扭细塑料瓶放入回收箱。可口可乐中国有限公司香港、台湾、澳门及蒙古区总经理葛佩琪(Page Guillot,图)早前接受本刊访问表示,现时的瓶装水的塑料使用量已较2010年前的设计减少四成,她又说,品牌与香港的生产及销售伙伴太古可口可乐合作,透过改良生产方式再减少塑料用量,至今减少了约三成。




  品牌旗下有15个品牌,当中塑料瓶饮品占三成,葛佩琪表示,品牌将增加非塑料装的产品,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逐步减少塑料瓶饮品的比例,包括增加可回收重用的玻璃瓶装产品,这类产品主要提供给餐厅,送货时回收,然后可清洁消毒以重复使用,“近月推出细罐装饮品都是其中之一,一罐330毫升的可乐对某些消费者可能太多,他们可能因此选择塑料瓶装,不用一次性喝完,如果在街上购买,更方便携带,推出细罐装是希望给消费者多一个选择。”
 
  至于为什么没有再生塑料rPET制造塑料瓶,葛佩琪表示,由于品牌旗下有不少有气饮品,技术上未能整个瓶身使用rPET,但目标是今年底前,水瓶能全面用rPET再造塑料制造,在明年内,其他有气饮品塑料瓶可加入25%再造塑料。
 
  多年来,本地回收塑料未见成效,甚至有回收所得的塑料被送往堆填区,直接影响市民的回收意欲。太古可口可乐早前宣布,与回收商合组公司,兴建一座回收再造厂,预计明年可以启用,葛佩琪认为是好事,但同时需要加强社区的回收教育工作,因此有别另外两大本地饮品生产商自行设置回收机的做法,可口可乐选择与环保团体合作,例如由现在至11月底,与世界绿色组织合办回赠计划,“设施当然重要,但改变人的习惯同样重要,与环保团体合作,可同时做回收教育。”
 
目标可制塑料粒再造瓶
 
  另一本地饮品生产商屈臣氏在2015年起以rPET制造瓶身,现时整个瓶身、瓶盖等全部是rPET制造,品牌则针对回收采取措施。自今年4月起,品牌在长和(00001)旗下屋苑商场、超级市场等设置智能回收机,用家把塑料瓶放入回收机,会在机内自行压扁,增加回收机的容量,“一般最多可放200至300个,一日可能要派人收几次瓶,但我们的回收机最多可放1,000个塑料瓶,可以减省物流成本,又不怕满载后,市民用不到。”屈臣氏董事总经理陈云美(图)说第一阶段只放10部机,是要测试市民的反应,认为市场需要消化期,在个别试点先取得好反应,更有助扩展,现时增至19部,并扩展至非集团旗下商场,如领展(00823)商场。




  回收所得的塑料瓶将运到回收厂处理,部分会打成塑料粒运往内地,部分由本地社企再造成风衣、袋等,但她说,由于本地食物安全需求,目前未能以回收所得的塑料瓶再造成塑料瓶水,“但终极目标是希望做到自己回收、自己做回塑料粒再造塑料瓶。”
 
  使用智能回收机,市民可透过屈臣氏滴滴赏计划储分换礼品,每个屈臣氏水瓶可换5分,其他品牌水瓶换1分,礼品包括每50分换一瓶瓶装水,或每25分可换50元超市礼券(购物满600元可用)。近日品牌与Alipay HK合作,每个塑料瓶可获0.2元回赠,“这不只是一个商业行动,而是希望制造诱因,吸引市民做回收的行动,而在商业上,取得好多大数据做分析,协助业务上的发展好有帮助。”她预计,集团在未来10年,将投入2至3亿元于回收工作。


Coca Cola




制造
 
  1.减少使用塑料,例如水瓶用料减少了40%,其他塑料瓶用料减少了12%,瓶盖用料减少了46%;明年增设无菌生产线,额外减少塑料包装物料用量16%


  2.水瓶瓶身的原料中,有30%从甘蔗提取


  3.PET塑料瓶产品的瓶身、瓶盖及招纸,全部用是回收物料


  4.今年底前水瓶全面用rPET再造塑料,明年内其他有气饮品塑料瓶,将加入25%再造塑料


  5.增加铝罐装饮品及可回收玻璃瓶销量
 
回收
 
  1.斥资协助社区改善回收工作及推广回收


  2.太古饮料与回收公司合资,兴建可处理PET及HDPE两大主要塑料用料的回收厂,明年第三季投入运作
 
Watsons water
  
制造
 
  1.水瓶用100%可回收塑料rPET
 
回收




  1.在社区设置智能回收机回收塑料瓶,交由本地回收厂处理、再造


  2.与学校、环保团体合作缺回收教育推广
 
Vita
 
制造
 
  1.减低瓶和盖的重量


  2.减少/弃用循环再造性较低的物料


  3.使用生物基PET塑料瓶,计划2019/20年度先在内地推出的豆奶产品试用


  4.于2019/20年度开始,水瓶采用rPET物料
 
回收

 
  1.在社区安装智能饮品售卖系统,同时可回收塑料瓶


  2.在中、小学推行环保讲座等教育回收活动




雀巢x惜食堂咖啡渣变肥料
 
  用完即弃的咖啡胶囊带来方便,但萃取咖啡的速度愈快,制造垃圾的速度也更快,原因之一是胶囊的原料主要是铝质和塑料,混合起来更难以回收。雀巢集团旗下的Nespresso一直标榜其咖啡粉囊全部由铝质制造,可以百分百回收,品牌也在全球44个地区设有不同类型的回收计划。




  以香港为例,品牌回收用过的咖啡粉囊后会运到本地回收工场,分隔铝制外壳与咖啡渣后,咖啡渣被运往香港有机资源再生中心,由于有丰富的氮气,对植物提供高营养,堆肥后可用作天然肥料,每月的收成会捐往惜食堂,每月平均约有15至20公斤,“品牌与中心合作了6年,目前每星期约收集到15桶咖啡渣,平均每桶有90至110公斤。”



回收工场会把咖啡粉囊分开咖啡渣和铝制外壳。


港人回收意识渐增
 
  然而,Nespresso咖啡粉囊的回收率目前只有24%,品牌港澳地区经理郭丽贞(图)直言,数字说明品牌仍需要做大量工作,以鼓励回收,“方便对回收是很大推动力”,品牌最近在荃湾广场的Pop-up店,也以宣传回收咖啡粉囊的教育工作为主题。




  现时客人可把用过的咖啡粉囊拿到门市回收,也可交给上门送货的职员,“每间分店都有特定位置给客人回收,而在中环的分店,不时在门外发现装有用过的咖啡粉囊的塑料袋,是客人在店铺开门前放下的。”她认为香港人的回收意识不低,政府、非牟利团体以至不少品牌愈来愈关注“负责任消费”。她补充,回收率一直随着销售额上升而增加,但未有透露实际升幅。
 
  记者早前到过香港有机资源再生中心了解咖啡渣的堆肥过程,中心负责人Shawn打开一桶咖啡渣,仍传来阵阵咖啡味,“咖啡渣不能直接落入泥土,要经过堆肥的过程,分解过程中会释出热量、二氧化碳,产生类似腐殖质的物质。”在旁边的堆肥区没有半点异味,上面插了一枝温度计,Shawn解释,要不断监察温度,以免过热,否则会令植物枯萎,因此需要不断翻动咖啡渣,整个堆肥过程需时30至45日。



中心根据节令种植相应蔬果和香草,秉承不时不食的传统。


  另一边放了几个木箱,上前定眼细看,一条条蚯蚓在咖啡渣、菜渣和泥土间穿梭蠕动,其实这都是堆肥的一种,蚯蚓会不断进食大量厨余,“蚯蚓每日可消化等同其体重5倍的食物。”而蚯蚓的排泄物含有丰富营养,可用作肥料,“这种方法最少3天就有肥料,实际需时视乎蚯蚓和有机物的数量。”得到的有机肥料会撒在泥土上再混合,让养份慢慢释放到泥土中,隔一段时间因应时节再播种。
 
政策篇:本地缺大型处理工厂回收塑料无处容身
 
  自2009年7月7日正式推出塑料袋征费计划,随身带备一个购物袋,已成为香港人近十年的习惯,首阶段征费在连锁及大型超市、个人护理用品店、便利店等实施,同时只限背心塑料袋,因此在政策实施初期,超市塑料袋数量大减八、九成,然而放在新鲜蔬果部随消费者免费自取的平口塑料袋,用量大幅增加,引来不少争议。政府在2015年4月1日全面推行袋征费计划,涵盖售商户,收取的塑料袋费不再需交给政府,而是商户自行保留,整体塑料袋用量却不跌反升。




商户派平口袋难规管
 
  参考环保署每年公布的《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塑料袋在本港所有塑料垃圾中仍占大多数,数量虽曾一度减少,但近年有回升迹象,2017年每日平均有793公吨塑料袋被运到堆田区,相等于大约1,200多万个塑料袋,全年达44亿个,较前一年增加近15%,2016年的数量又较2015年增加6%,数字反映在减少塑料袋用量上的成效不彰,环保署当时解释,升幅主要来自垃圾塑料袋、透明衣服塑料袋、小食包装袋等。
 
  在部分情况可获豁免之下,商户滥发塑料袋的情况每日发生,试回想,每次在超市购买冷冻食品,可以“换来”多少平口塑料袋,最终有多少可以重用?根据环保署2017年的数据,被弃置的平口塑料袋达6.8亿个,而餐厅和熟食店类别的塑料袋弃置量也多达逾4亿个。
 
  计划实施十年以来,问题仍多,政府原定在今年中至第三季检讨计划,包括提高每个塑料袋征费至每个1元,同时平口袋列入规管,但至今仍未公布相关消息。
 
固体废物费实施无期
 
  在购物塑料袋、包装塑料袋等以外,塑料餐具、塑料瓶都是主要的塑料废物,前者如果是用过之后清洗不干净,实在难以回收,因此本港主要的塑料回收仍以塑料瓶为主。不过,本港没有大型处理塑料废物的工厂,大部分回收塑料送到本地回收场,只是压缩打包送往内地,因此自从内地限制垃圾入口之后,本地回收塑料变成无处容身,最终被送往堆填区,塑料回收比例近年亦有所下降,2017年的回收量为11.5万公吨,2016年为12.6万公吨,与2012年的31.6万公吨比较,减少一半以上。
 
  另一方面,酝酿多时都市固体废物征费计划,按照程序已完成二读,正在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审议中,政府原意在上个立法年度三读通过后,进入12至18个月准备期,然后在2020年底实施。不过,法案本身具有争议,部分建制派对草案“不收货”,草案要顺利获得三读通过本身已不容易,而立法会因《逃犯条例》修订的争议,自6月中开始休会,原定的会议要延至10月复会再开,以目前形势,条例能否如期在明年实施仍是未知数。环保署回复称,当局将继续全力配合都市固体废物征费计划的审议工作,另会探讨塑料购物袋收费计划是否有需要作任何调整,亦有意见提到现行主要针对食物卫生而设的豁免,特别是关乎盛载冰冻或冷冻食品,是否有需要收紧,当局将循这方向检视计划成效,以考虑是否有进一步改善空间。
 
纸饮管=环保?
 
  近年香港人听过最多的环保“口号”应该是“去饮管”、“去餐具”,餐厅、咖啡店先后公布不主动向食客派塑料饮管,但食客可主动要求索取,一度引起过不少争议,包括批评商家“假环保”,只为争取“道德高位”,并非真正为环保出力,又指实际上无助减少减饮管,更不时有食客与店员争执的情况。




  部分餐厅改用纸饮管代替,但批评声未有停止,包括饮管不耐用、塑料杯盖同样不环保、纸饮管不能回收等,英国麦当劳今年转用纸饮管后,曾有食客在网上发起联署,要求重用塑料饮管,原因是纸饮管被饮料溶解,口感奇怪;日前英国麦当劳更承认,品牌使用的纸饮管材质太厚,不能回收循环再用,较塑料饮管的更难再造。
 
外国经验篇:亚洲拒收洋垃圾 推动回收技术革新
 
  “中国不再接受外国的塑料垃圾,我认为是一件好事。”荷兰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全资拥有的阿姆斯特丹港口(Port of Amsterdam)可再生工业团队负责人Roon van Maanen早前来港,受访时直言内地的禁塑令迫使荷兰,以至欧洲各国面对自己国家的塑料垃圾问题,以及推动回收技术改变。



Roon van Maanen说,减塑需要政府订立禁用政策,并提供替代方法,第三是市民要改变习惯,主动要求解决问题。


分类回收已成习惯
 
  目前荷兰阿姆斯特丹每年约有140万公吨家居废物,回收率约20%,数字看起来很低,但当地有不同处理废物的方法,例如是转废为能。早期的垃圾全部送到堆田区,自2002年开始设置的大型焚化炉,可转废为电,Roon形容是第一步改变,因为能够将废物变成有用的东西,但焚化炉的容量有限,在大约1年半前,当地设置大型垃圾分类厂,部分垃圾经分类后可回收再造,“我们要再进一步,令废物更有价值。”然而,Roon直言,城市化令废物量增加,处理废物设施的容量不足以应付,送到堆填区的垃圾比例亦增加,虽然最新的数字8%仍远较香港为低,但也因此一如其他先进国家,“习惯地”把部分塑料垃圾运到内地或东南亚,相对成本亦较低。
 
  塑料垃圾被拒收,加上荷兰政府定下2030年要达至50%回收率,2050年更要达至100%回收率的目标,各城市不得不寻求办法。
 
  分类回收在荷兰是一种日常习惯,就算是阿姆斯特丹居住面积小,不少人住在单幢大厦,基本都会把纸、塑料、铝分类,住独立屋的市民更习惯将厨余分类,由两间公司再转化成生物燃料。记者跟他说,香港曾有传媒踢爆在回收箱的塑料最终被送到堆填区,令不少人对回收心灰意冷,Roon一脸可惜,“难怪的,但不代表什么也不做,如果没有足够的技术,或者新技术不够快,无论如何都要找其他解决方法。”
 
难搞塑料袋转化为油
 
  阿姆斯特丹港正好做了一个示范,内地拒收,他们设置“大型垃圾分类厂2.0”,在分类厂分出的塑料会送到塑料分类厂,透过磁密度分离技术(Magnetic Density Separation),把塑料先压碎清洗再分类,再生成为不同种类的塑料原料,“每100公吨弃置塑料可造出100公吨新塑料原料,即是可百分百回收再造,还是99%纯净度。”技术由荷兰的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研发,在两个月前启用,每年可处理5万公吨塑料,成本是1,500万欧元(约1.3亿港元)。
 
  塑料有很多种类,“靓塑料”可以是HDPE如洗头水瓶、PP如可入微波炉的透明外卖盒、塑料瓶等,因为有机会经回收再造第二生命。然而,平日我们在超级市场蔬果部见到薄薄的平口塑料袋,Roon形容是很难搞的塑料袋,这类塑料的终点大概只有弃置堆填区或焚化炉,难以回收。
 
  为处理不能回收的塑料,阿姆斯特丹同时从澳洲引进另一技术,投资额为2,800万欧元(约2.5亿港元),将其转化为油重用,Roon说荷兰兴建中的转塑为油设施,比澳洲原有的规模更大,每日可处理10万公斤,一年3,500万公斤的塑料,可转化成3,000万公升油,几乎是一对一的比例,设施将于明年初营运,目标是一直以双倍的容量扩建,“但这始终不是处理垃圾的最好办法,因为油用完就没有了,真正令塑料的生命作结。”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分享:
返回大国钱途
其它大国钱途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