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时尚艺术一分钟阅读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重返纸媒的实验
李怡
作者:李怡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8-07-06 11:02:14

作者介绍

1936年生,1956年开始写作及编辑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后改名《九十年代》)总编辑28年。50多年来不间断地在报刊写小品文和政论,编辑和写作均秉持忠于自己、质疑权贵、就事论事、不怕独持异见的原则。近年有《细味人生100篇》《阅读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书。

   近年世界上许多事件,刚发生时,网络有许多讯息,但过一两天后,对这件事的资讯逐渐清楚,从而否定了刚开始的网传。于是,我们是要尽快掌握讯息呢,还是应该耐心一点,等候更准确的讯息呢?这是资讯爆炸时代应该考虑怎么善用时间的问题。


   今年三月,台湾《天下》杂志刊登新闻工作者黄哲斌的一篇文章,介绍3月7日《纽约时报》科技作者曼裘(Farhad Manjoo)一篇专栏文章,声称1月起,他做了一个实验:关掉手机等科技产品的新闻提示、尽可能远离社交媒体,他订阅了4份纸本报刊:《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旧金山纪事报》及《经济学人》。他以2月的校园枪击案为例,描述自己重返纸媒的阅读经验。他第一时间就知道这起惨剧,但不看社交媒体,隔天才从报纸阅读详情,因而躲过一开始网络的混乱讯息,包括枪手是左派激进份子、无政府主义者、ISIS、叙利亚反抗军等无端指控;也避开“这是今年第18起校园枪击案”的错误Twitter文字。他发现,从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到十几家新闻媒体都踩到地雷,加入转发这些错误的混乱讯息。


   作为一名科技记者,曼裘因而反省:数码技术的超速飞跃,一方面迫使专业媒体牺牲准确性,换取报导速度、博取瞬间流量;另一方面,让读者身陷假资讯之海,让意见与新闻不易被区辨,也让社会被焦虑及恐惧绑架。


   相对而言,只阅读纸本新闻,虽然会漏掉一些资讯,但透过专业编辑足够时间的查证,至少能汲取脉络较完整的事件报导,而非破碎、真假参半的混乱讯息。


   慢新闻能拯救世界吗?


   曼裘的文章在《纽约时报》发表后,他的论点触发不少回响,不过,并非全部是正面评价。最有趣的是,《哥伦比亚新闻评论》发现,曼裘自称远离社交媒体,但近两个月里,他仍然大量转发Twitter、按like,因而质疑其写作诚信。


   《纽约时报》则回应,“曼裘的文章并未构成欺骗读者,不会予以警告或处分。”


   这故事有其趣味,但背后有值得咀嚼的深意,因而有了四个层次的讨论。


   第一个层次是:慢新闻能拯救世界吗?


   “曼裘实验”的第一层意义,是反制时下虚浮泛滥的即时新闻。早已有一种反潮流倡议叫“慢新闻”,例如英国杂志《Delayed Gratification》,意思是“延迟满足”,每季只出刊一次,整理3个月内值得细读的新闻议题。BBC去年更进一步宣示,将以慢新闻反制假新闻。


   即使不标榜慢新闻,近年,包括香港、台湾在内都有较深度的调查报导卷土重来,以长文阅读反风潮,试图“以慢打快”,逆反网络时代的轻薄短小;香港这两年有以调查报导为主的传真社和以深入报导为主的端传媒出现;台湾甚至有个网站就名为“长文”(Longform),精选每篇值得花你半小时阅读的文章。


   第二个层次是:提倡离线阅读


   曼裘在专栏里,建议读者适时离线,远离社群媒体,至少避免将Facebook、Twitter作为主要的资讯来源。


   2月间,有一电子杂志《离线》(The Disconnect)创刊,内容免费,条件是必须离线阅读,才能点选文章;意念来源,就是鼓励读者不要一直黏在网络上,而是要专注享受阅读的美好。


   第三个层次是:演算法导致意见极端


   就曼裘试验开展的第三个层次的讨论,是关于演算法的负面效应。


   各大社交网站和购物网站都有“演算法”,投点击者所好。比如你去亚马逊网站买书,网站随后就会根据你的买书类别,推荐不少你会有兴趣的书籍,这会带给你方便;但是当社群媒体统治网络,以演算法作为权杖,就产生一些负面效应。


   北卡罗莱纳大学助理教授图斐琪(Zeynep Tufekci)讲到她的经验:前年底,她基于研究需要,经常透过YouTube观看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影片;后来,YouTube网页上“即将播放”的关联影片里,越来越常推荐一些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言论。


   她因而质疑,虽然演算法是中立的,但在“资讯接收”的应用上,却为个体屏蔽不同光谱的言论,而投其所好地推荐一面的意见。在演算法的喂食下,网友的口味越来越重,政治态度走向极端,她甚至担心,YouTube将成为21世纪最强大的极端意识形态工具。


   第四个层次是:讨论理性的边界


   波依德(Danah Boyd)是一位活跃的资料分析专家,3月初,她在一场教育论坛上示警:当下所有“事实查核”的努力,根本无法解决假资讯问题。


   她演讲的重点大致是:新闻媒体及教育系统因自身问题,社会信赖渐趋低落,网络世代学会质疑权威,学会上网寻找答案。然而,当传统媒体这个权威中介被拆除,当我们在网络上拥有自己的声音时,人类歧见却未缩小,反而成为极端言论的沃土。部分网络使用者根本不在乎真假,他们只想传播仇恨讯息、分享恶搞图片,藉由“政治不正确”大声表达自身立场,表明自己有能力对抗世界、反制精英阶层。


网络时代的文化战争


  波依德是一名数位科技的拥护者,她表达出深层忧虑。她指出,千禧世代的网络使用者,往往自学网络生存法则、自学快速传播技巧;当新闻媒体等权威机构弱化,取而代之的中介权威是网红、是KOL(网络意见领袖)、是社群媒体法则下的数字指标,许多人认为:“这么多人按赞转分享的,一定是好文章”。


   波依德主张重新建构一套资讯网络,回应现今社群资讯网络的种种问题;但前提是,我们必须重新理解网络世代的知识系统是如何生产、如何建构,才有机会调和差异,正视这些愤怒的根源,避免网络社会被仇恨与偏见淹没。


   再回头看曼裘的两个月实验,“回归纸本新闻”无疑是对虚浮泛滥、求快不求真的网络传媒的反扑,但不是解决已成趋势的网络文化的真正办法。“慢新闻”与“善用时光”的提醒,可以稍稍拉回脱缰的网络社群文化;演算法的路线修正,也能迫使科技巨头严肃思考自身的商业模式;然而,我们面前的议题根源是:如何面对人性与社会的矛盾缺陷、面对世代沟通的断裂落差,并能相互尊重理解,包容歧异,最终发展出另一套言论文化,妥善回应社群网络时代的文化战争。


   这条路并不容易,然而,“网络已经是我们的身体”,我们眼耳鼻舌身的一部分,我们几乎就活在此巨大虚拟社会里;如何打造一个宜居、较少欺瞒霸凌、更多互信互助的网络世界,将是未来的挑战,也是艰巨的任务。


   本文摘自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94.4)李怡主持的《一分钟阅读》。该节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并存载于港台网站(rthk.hk)

分享:
返回一分钟阅读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