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时尚艺术一分钟阅读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一句“你应当爱某个人” 足以使你对这个人恨之入骨
李怡
作者:李怡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20-01-23 17:47:08

作者介绍

1936年生,1956年开始写作及编辑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后改名《九十年代》)总编辑28年。50多年来不间断地在报刊写小品文和政论,编辑和写作均秉持忠于自己、质疑权贵、就事论事、不怕独持异见的原则。近年有《细味人生100篇》《阅读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书。

   今天介绍英国哲学家罗素的一段话:


   “爱情只有当它是自由自在时,才会叶茂花繁。认为爱情是某种义务的思想只能置爱情于死地。只消一句话:你应当爱某个人,就足以使你对这个人恨之入骨。”


   贝兰德·罗素(Bertrand Russell),生于1872年,于1970年逝世,终年98岁,活了近一个世纪。


   罗素学识博大精深,遍及数理、逻辑、认识论、伦理学、政治哲学和哲学史,涉猎之广,很少有人能与他相比。


   罗素讲爱情,讲自由恋爱才会花繁叶茂,才会有好结果;盲婚哑嫁没有幸福。这也许是老生常谈。不过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即使自由恋爱而结合,因为两个人的出生、成长、个性的不同,也会有种种矛盾。通常你会要求你的另一半改变一些习惯去与你契合,或要对方尽某种他不想尽的义务,如果不能够磨合,如果双方都觉得因二人关系而无法自由自在,就有可能“置爱情于死地”。爱情是自然产生的情感,不属理性范畴。“情人眼中出西施”,不是真的貌比西施,但在情人眼中就是。“你应当爱某人”,那就不是出自感情,而是出自理性。从感情来说,“你应当”“就足以使你对这个人恨之入骨。”


   推而广之,对家庭、对团体、对民族、对国家的爱也是如此。因为爱是纯感性的。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说:“人不能没有感情,但当感情本身变了某种价值、成为衡量是非的标准,或是开释某些行为的借口时,那就非常危险。”它足以使人们对这种价值标准恨之入骨。


   本文摘自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94.4)李怡主持的《一分钟阅读》。该节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并存载于港台网站(rthk.hk)。

分享:
返回一分钟阅读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2020-01-25 23:32:27如果现在的大陆政府是民选投票产生的话,在去年下半年发生那些事之后早就出兵了。
    2020-01-25 23:29:49

    而且倘若大陆有幸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那么届时在香港阻挡任何有关国家安全(已经与所谓的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彻底无关了)方面的立法的借口也就不存在了,因为毕竟就连澳大利亚联邦这样的自由民主国家都有《间谍和外国干涉》与《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这两部涉及国安的法律。

    2020-01-25 23:22:22

    除非港独能够在未来假如内地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后成功说服大多数大陆人理解并且同意只由全体港人就是否支持香港独立举行全民公决并且接受公投的任何结果(在公投之前两边可以各自在港人中展开宣传游说港人支持或者反对香港独立),否则港独的任何举动(尤其是主动邀请境外势力介入)只会不断刺激内地人的神经使得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依旧紧张,尤其是在假如未来某一天内地真的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之后仍然还这么做的话会更加倍刺激大陆人的神经。说到底香港的前途最终还是要由全体港人和全体大陆人两方坐下来商量着办。

    2020-01-25 23:00:23

    如何才能够让香港那些反中的年轻人改变他们目前对于大陆的看法?作为一位自由主义者的作者的这篇批判天朝式爱国主义的短文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内地未来某一天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新专制取代旧专制,因为传统政治文化就像人体内的遗传基因一样极其顽固难以改变,而政治制度又是政治文化的载体,内地政治文化肯定不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很大的影响)可以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应该可以改变部分(我认为不会是全部)目前对大陆不满的香港年轻人的态度,但是届时支持港独的声音也不会完全消失(就像英国的苏格兰地区一样),而且比英国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一个问题就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因素的介入,到时候华盛顿会改变目前的政策乐见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观感改善吗?虽然最终都是由香港的年轻人自己来作出选择,虽然假如到时已经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大陆也可以和老美一样在香港的年轻人中争取人心,可是只要美国仍然继续坚持支持香港独立分裂肢解中国的立场不变就是要插一脚并且肯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估计香港仍然不会平静。从国际关系理论的现实主义学派角度出发我不认为实现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只要没有发生分裂仍然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与美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好多少,而且我也认为如果届时在大陆就是否允许香港的前途应该完全交由香港人自己来决定这一议题举行公投的话肯定会被否决,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不就又会紧张起来了?

    [回 复]
  • 2020-01-25 23:29:49而且倘若大陆有幸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那么届时在香港阻挡任何有关国家安全(已经与所谓的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彻底无关了)方面的立法的借口也就不存在了,因为毕竟就连澳大利亚联邦这样的自由民主国家都有《间谍和外国干涉》与《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这两部涉及国安的法律。
    2020-01-25 23:22:22

    除非港独能够在未来假如内地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后成功说服大多数大陆人理解并且同意只由全体港人就是否支持香港独立举行全民公决并且接受公投的任何结果(在公投之前两边可以各自在港人中展开宣传游说港人支持或者反对香港独立),否则港独的任何举动(尤其是主动邀请境外势力介入)只会不断刺激内地人的神经使得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依旧紧张,尤其是在假如未来某一天内地真的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之后仍然还这么做的话会更加倍刺激大陆人的神经。说到底香港的前途最终还是要由全体港人和全体大陆人两方坐下来商量着办。

    2020-01-25 23:00:23

    如何才能够让香港那些反中的年轻人改变他们目前对于大陆的看法?作为一位自由主义者的作者的这篇批判天朝式爱国主义的短文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内地未来某一天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新专制取代旧专制,因为传统政治文化就像人体内的遗传基因一样极其顽固难以改变,而政治制度又是政治文化的载体,内地政治文化肯定不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很大的影响)可以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应该可以改变部分(我认为不会是全部)目前对大陆不满的香港年轻人的态度,但是届时支持港独的声音也不会完全消失(就像英国的苏格兰地区一样),而且比英国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一个问题就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因素的介入,到时候华盛顿会改变目前的政策乐见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观感改善吗?虽然最终都是由香港的年轻人自己来作出选择,虽然假如到时已经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大陆也可以和老美一样在香港的年轻人中争取人心,可是只要美国仍然继续坚持支持香港独立分裂肢解中国的立场不变就是要插一脚并且肯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估计香港仍然不会平静。从国际关系理论的现实主义学派角度出发我不认为实现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只要没有发生分裂仍然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与美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好多少,而且我也认为如果届时在大陆就是否允许香港的前途应该完全交由香港人自己来决定这一议题举行公投的话肯定会被否决,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不就又会紧张起来了?

    [回 复]
  • 2020-01-25 23:22:22除非港独能够在未来假如内地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后成功说服大多数大陆人理解并且同意只由全体港人就是否支持香港独立举行全民公决并且接受公投的任何结果(在公投之前两边可以各自在港人中展开宣传游说港人支持或者反对香港独立),否则港独的任何举动(尤其是主动邀请境外势力介入)只会不断刺激内地人的神经使得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依旧紧张,尤其是在假如未来某一天内地真的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之后仍然还这么做的话会更加倍刺激大陆人的神经。说到底香港的前途最终还是要由全体港人和全体大陆人两方坐下来商量着办。
    2020-01-25 23:00:23

    如何才能够让香港那些反中的年轻人改变他们目前对于大陆的看法?作为一位自由主义者的作者的这篇批判天朝式爱国主义的短文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内地未来某一天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新专制取代旧专制,因为传统政治文化就像人体内的遗传基因一样极其顽固难以改变,而政治制度又是政治文化的载体,内地政治文化肯定不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很大的影响)可以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应该可以改变部分(我认为不会是全部)目前对大陆不满的香港年轻人的态度,但是届时支持港独的声音也不会完全消失(就像英国的苏格兰地区一样),而且比英国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一个问题就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因素的介入,到时候华盛顿会改变目前的政策乐见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观感改善吗?虽然最终都是由香港的年轻人自己来作出选择,虽然假如到时已经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大陆也可以和老美一样在香港的年轻人中争取人心,可是只要美国仍然继续坚持支持香港独立分裂肢解中国的立场不变就是要插一脚并且肯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估计香港仍然不会平静。从国际关系理论的现实主义学派角度出发我不认为实现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只要没有发生分裂仍然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与美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好多少,而且我也认为如果届时在大陆就是否允许香港的前途应该完全交由香港人自己来决定这一议题举行公投的话肯定会被否决,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不就又会紧张起来了?

    [回 复]
  • 2020-01-25 23:14:33除非港独能够在未来假如内地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后成功说服大多数大陆人理解并且同意只由全体港人就是否支持香港独立举行全民公决,否则港独的任何举动(尤其是主动邀请境外势力介入)只会不断刺激内地人的神经使得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依旧紧张。
    2020-01-25 23:00:23

    如何才能够让香港那些反中的年轻人改变他们目前对于大陆的看法?作为一位自由主义者的作者的这篇批判天朝式爱国主义的短文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内地未来某一天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新专制取代旧专制,因为传统政治文化就像人体内的遗传基因一样极其顽固难以改变,而政治制度又是政治文化的载体,内地政治文化肯定不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很大的影响)可以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应该可以改变部分(我认为不会是全部)目前对大陆不满的香港年轻人的态度,但是届时支持港独的声音也不会完全消失(就像英国的苏格兰地区一样),而且比英国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一个问题就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因素的介入,到时候华盛顿会改变目前的政策乐见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观感改善吗?虽然最终都是由香港的年轻人自己来作出选择,虽然假如到时已经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大陆也可以和老美一样在香港的年轻人中争取人心,可是只要美国仍然继续坚持支持香港独立分裂肢解中国的立场不变就是要插一脚并且肯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估计香港仍然不会平静。从国际关系理论的现实主义学派角度出发我不认为实现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只要没有发生分裂仍然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与美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好多少,而且我也认为如果届时在大陆就是否允许香港的前途应该完全交由香港人自己来决定这一议题举行公投的话肯定会被否决,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不就又会紧张起来了?

    [回 复]
  • 2020-01-25 23:00:23如何才能够让香港那些反中的年轻人改变他们目前对于大陆的看法?作为一位自由主义者的作者的这篇批判天朝式爱国主义的短文给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内地未来某一天如果(只是如果而已,充满了高度的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新专制取代旧专制,因为传统政治文化就像人体内的遗传基因一样极其顽固难以改变,而政治制度又是政治文化的载体,内地政治文化肯定不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很大的影响)可以实现政治民主化的话,应该可以改变部分(我认为不会是全部)目前对大陆不满的香港年轻人的态度,但是届时支持港独的声音也不会完全消失(就像英国的苏格兰地区一样),而且比英国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一个问题就是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因素的介入,到时候华盛顿会改变目前的政策乐见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观感改善吗?虽然最终都是由香港的年轻人自己来作出选择,虽然假如到时已经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大陆也可以和老美一样在香港的年轻人中争取人心,可是只要美国仍然继续坚持支持香港独立分裂肢解中国的立场不变就是要插一脚并且肯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估计香港仍然不会平静。从国际关系理论的现实主义学派角度出发我不认为实现民主化之后的中国(只要没有发生分裂仍然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与美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好多少,而且我也认为如果届时在大陆就是否允许香港的前途应该完全交由香港人自己来决定这一议题举行公投的话肯定会被否决,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不就又会紧张起来了?[回 复]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