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理财/管理国际动态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超级议息周前瞻 欧美央行新举动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8-06-13 12:33:55

  本周除了有千呼万唤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与金正恩会面,有可能改写全球地缘政治局势外,经济方面亦有欧美两大央行议息,重点不只是议息结果,更重要是两位行长鲍威尔(Jerome Powell)及德拉吉(Mario Draghi)或会预视下半年及以后的利率走向,投资者值得关注。
 
  周三(13日)美国联储局会先公布议息结果,而不足24小时内,欧洲央行亦会紧接公布议息结果。联储局的举动较易估计,上周五(1日)的5月就业报告极为理想,美国失业率跌至3.8%,创下近18年的低位,同时5月平均时薪录得按年2.7%,亦显示劳动市场趋紧持续带动薪酬增长,市场早就预期联储局会加息。



(iStock资料图片)


  联储局一直信赖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当就业市场愈来愈好景,工资会随之上升,并会慢慢带动整体物价通胀上升。现时三者都渐渐成真:失业率跌至多年低位,工资增幅虽未达历史高位但仍能维持升势,而通胀亦已达联储局的2%水平。如果以较常用的消费物价指数(CPI)计,美国4月通胀高达2.5%;若以联储局用以作目标基准的PCE物价指数计,4月亦已录得2%的按年升幅。上述种种都指明,联储局6月没有不加息的理由。
 
市场倾向加息4次
 
  现在要放眼今年余下的4次议息会议,到底联储局打算再加息一次或是两次?这是去年底以来,市场一直存有的疑问。3月时联储局委员的预测中位数显示,今年底联邦储备利率区间将会升至2厘至2.25厘,即是连同下周加息一次后,就只有再加一次的预期。按利率期货价格推算的市场预期亦显示,大家倾向预期今年内共加息3次而非4次,即是下周及9月加息就“达标”。
 
留意纽约联储新总裁
 
  当然,我们要留意在这3个月内联储局一众理事的谂法有否更变。值得留意一点,这是纽约联储银行总裁杜德利(William Dudley)退任前最后一次会议,6月17日后现任三藩市联储银行总裁John Williams将接替其职位。
 
  对比两者的货币政策取态,曾在高盛任职的杜德利较着紧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认为宽松货币政策令金融市场过度扩张,因此偏向支持预早加息防范金融风险;相对而言,Williams则是顶级货币政策学者,多年来都只在学界及央行任职,他近年一个主张是央行应采通胀水平目标(Inflation Level Targeting),简而言之就是若通胀一段长时间低于目标,令物价指数与目标的分离愈来愈大的话,央行有需要维持通胀高于目标一段时间,令物价指数追回目标水平才可,因此他应较接受缓慢加息。
 
  今年两位都是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投票委员,而两位都在近月表明支持年内加息三或四次,故难言是次“调职”安排会直接令FOMC投票整体意向大变。不过,纽约联储银行总裁之位,是12间分区联储银行之中最具影响力,此职除长期有FOMC投票权,亦因为该行要担任与华尔街沟通的角色,再与位于首都华盛顿的联储局理事会作交流,故纽约联储银行总裁较具影响联储局主席思想取态之能。故此,Williams担任新职之后或成为鲍威尔的货币政策学术智囊,有力改变整个联储局思维方向。这一因素,或会令下周公布的联储局理事经济预测之长远参考价值有所减弱。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地方,是鲍威尔及一众委员对外围经济的评估,及外围因素将会否左右联储局的政策取态。印度央行行长Urjit Patel上周一(4日)为《金融时报》撰文,呼吁联储局在下周议息会议,要考虑政策对新兴市场的美元计价债券的影响。Patel指,美国的财政赤字持续恶化,令美债供应有持续上升的预期,但联储局同时为缩减资产负债表,而减少在国债市场上的再融资规模,两个因素交织下美元息率上升压力愈来愈大,这间接促成阿根廷及土耳其早前的汇债危机,故联储局应减慢资产负债表收缩的速度。上周三(6日)印度央行调升利率,相信就是要防范汇债危机。
 
外围因素左右联储局
 
  联储局的两大要职,分别是维持美国本土物价稳定及促进劳动市场就业,外围经济当然非首要考虑因素。但若Patel的推论属实,美息上升会促成新兴市场危机,在全球金融紧密联系的年代,这类危机绝对有能力反噬美国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已要承受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战威胁的潜在影响,新兴市场危机可能成为美国经济转坏的催化剂。
 
  但话说回头,联储局近年紧守循序渐进加息的政策,加息步伐与市场预期相当一致,理应为新兴市场提供足够时间做好准备。在这前提下,个别新兴市场准备欠佳,实不应由联储局负起责任。除非新兴市场危机真的变成全球经济海啸,否则联储局应可暂且不理之。
 
  更值得留意的外围因素,或是欧央行政策及欧元息率。上周意大利政治乱局令投资者担心欧元分裂风险上升,意大利国债孳息相当应声抽高,但美债利率则因而下降,原因正是美元是欧元分裂下最佳的安全资产投资。
 
  上周三欧央行首席经济师Peter Praet在公开演说中指出,该行应在周四的会议中,商讨应否在9月终止资产购买计划,又指现时欧洲通胀在劳动市场转好下,有明显上升动力。这两番话都令市场觉得Praet为欧央行下周“放鹰”作好准备,欧元利率随之上升。有趣是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亦随着这个消息微微上升,原因是欧元利率回报上升预期再现,资金可以“安心”从美元资产转到欧元资产,令美息有上升空间。
 
  因此,就算市场早已知道欧央行不会在下周更变基准利率,但在记者会上德拉吉会如何交代资产购买计划的去向,及欧央行未来对意大利民粹政府及其对欧元风险的回应取态,都相当值得留意。
 
  因为不单是欧元利率及汇价会受影响,它亦可左右美国长债息率。若美国长债息率在欧元这外围因素拖累下走低,联储局年内加息4次的空间可能因而减少。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分享:
返回国际动态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