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财金博客谈国论企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美暂停对华世贸知权诉讼似利贸谈
黎伟成
作者:黎伟成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9-06-17 10:35:25

作者介绍

于1972年加入香港《大公报》,至移民加拿大前已升迁为编辑副主任,且为报社撰写与财经有关社论。于1999年回流香港,并受聘于证券行,创办研究部,和任研究部联席董事高职,对金融经济更具深度专业。于2006年转职NOW电视,任财经台主持及评论员,对香港、内地以至欧美经济金融动态作专题深入分析,和每日接受观众电话的个别股票问咨,以图表技术和基本因素简明扼要提供专业意见,深为观众欢迎;为香港、日本、中国大陆及台湾等地报章、杂志、财经网站撰写财经文章、专论,经常接受

  世界贸易组织WTO披露,收到美国在2019年6月3日对华就知识产权诉讼问题上要求暂停专家组工作至2019年12月31日,和得到中国同意,无疑是释出一定程度的善意,但最重要的是要引伸和适用之于中美高级别的经贸磋商,达到中方要平等谈判的合理要求,争取互利共赢的良好景愿及目标。特朗普显然还是保持其一贯的单边、霸道主义恶思,劣行似乎不易改,相信中美要达协的难度依然十分高。
 
美须合法合理在知识产权等问题进行谈判
 
  需要高度注意者,为WTO专家组在6月11日公报批准美国的请求并暂停工作的同时,和“美国与中国已同意暂停DS542(《中国-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若干措施》争端解决小组的程序),但表示“美国未说明中止诉讼的原因”。我之解读,主要为(一)美国只是主动地在WTO对中国的知识产权诉讼提出“工作暂停”,是“暂停”或“中止”(中段叫停),且暂停的时限是2019年12月31日,即有6个月多一点点的光景不再工作,并不是“终止”,故随时有可能要专家组要恢复、继续“工作”,故所释出的善意只是有“一定程度”或有限。千万不要对美国的后续,掉以轻心。

  尤其是(二)美国暂停对华的知识产权诉讼,并非同时适用于对中国的双边高级别经贸磋商,因美方至今未有作出任何表示,故只能够看作是“善意”之释出,最重要的当然是实际行动。由是我对美对华政经政策未敢乐观。

  再看(三)中美政经关系。两国于5月9日在华盛顿举行的11轮的经贸磋商之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4日之后的5月13日发表新的关税清单,拟对华输美尚未加征的3000亿美元的商品征25%关税,来势似乎凶凶,但最惹人注目的是会在6月17日举行“公众咨询”,我之看法为(2)特朗普对华输美商品先后两输的加征关税,绕过美国参众两会而只是签署“行政命令”独断独行,此番要“公众咨询”,肯定是所受内、外压力甚深,特别是美国经济所受的损害会相当严重,美国人在特对华所挑贸战所受的损失日显,反对贸战的声音亦越来越高涨,不得不要假“咨询”。

  (2)美国大选之日为期不远,而美国企业以至民众对特朗普对中国以至其他各国所挑起的贸战,对美国所产生的负面影响甚至压力,显然日益严重,使特厮要争取连任的阻力日深,即使最终连任,亦只会是不受欢迎的连任,“退”而求“进”,“进”而连任,如不改劣性,未来的四年亦会举步为艰。

  此亦显中国对美之经贸磋商作出合法合理的严正要求,甚至由被动式的反制,在美国恶行日益严重的作出主动的反击,对劲。

  由是中国在对美的政治、经贸交往甚至交涉,继续坚持合法合理的原则和精神,是争取互利共赢的最基本目标,有谁不愿意?但特朗普显然未改要“对美方有利的协议”的单边主义和霸道行为不改,如之何?
 
要达协就须美完全撤销对华关税加征
 
  中国对美国的经贸甚至政治关系的政策,十分明确:(I)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和(II)必须解决中国关切的三个核心问题,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牵头人刘鹤在5月10日中美经贸磋商结束后对媒体表示的(i)如果要达成协议,美国对华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ii)贸易采购数字要符合实际,(iii)改善文本平衡性,并强调“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尊严,协议文本必须平衡”。

  美国只是向WTO要求暂停专家小组工作,并未对华直接在知识产权作出调整,而美方在此方面的劣举,乃对中国作出十分严重的政治甚至政权打压,因经贸协议所涉及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转移”问题,中美在此两方面有颇大差异。即使国际于1967年签订《成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统公约》,使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广为认同属人类凭智慧创造出来的无形财产,所涉两大方面(i)工业产权,以发明╱专利、商标、工业品外观设计和地理标志,和(ii)版权类,所指的为音乐、文学等艺术作品,甚至发现、发明、词语、词组、符号、设计等,都可视作为知识产权,得到相关法规的保护。

  但这是国际的“新生事物”,故各国有各有各的律例,如(I)美国在1979年第一次将知识产权战略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多年来进行一系列的法律修订和扩充,特别是美国参众两院于2000年10月通过《技术转移商业化法案》,和于1999年通过的《美国发明家保护法令》,强化1980年的《迪拜法案》和1986年的《联邦技术转移法》等力量。此为美国自有的保护知识产权法。

  更重要的,是美国在自保知识产权的同时,多年来一直通过其所谓综合贸易法案“特殊301条款”打压竞争对手,又积极推动世界贸易组织达成知识产权协议以形成一套有利于美国的国际贸易规则。此为具高度攻击式、亦不尊重其他国家之劣法。

  我坚持一直提出的建议:中国一定要美国不要从经贸以外的政治、外交、军事甚至人员等许许多多方面作另一层面的打压,要不然,达协?非协也。

  (waishinglai210@yahoo.com.hk

分享:
返回谈国论企
其它谈国论企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