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吃喝玩乐天地旅人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从诗人叶慈认识爱尔兰的美
潘少权
作者:潘少权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8-09-12 10:49:32

作者介绍

喜读书 穿梭南北东西 爱旅游 探索中外古今

   “好吃,从来没想过可以这样弄饭。”在爱尔兰乡郊,煮了一煲饭,用干瑶柱连水煮饭,饭熟后再打一只鸡蛋同吃,果然十分美味,既有蛋香米香,又有咸味鲜味,这是朋友Raymond和Polly夫妇教的。干瑶柱也是他们老远从香港托人带到欧洲转给我。当年和太太开着Mobile Home,在欧洲走了一圈,走了几个月。


   往爱尔兰是由威尔斯Fishguard乘船往Rosslare Harbour,人在甲板上,车在船舱内。那是90年的初秋,计划是由爱尔兰南部出发,北上都柏林,再进入当年天天恐袭的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然后往Larne再乘船返苏格兰Stranraer。


   爱尔兰的乡郊地方,简朴而不老旧,具中世纪的古典气质。当时苍野茫茫,吃着朋友送来的,那一刻,悲从中来。那天之后,何去何从……选择离开一年,放空自己,或许知道下一步怎样走。突然想起爱尔兰爱国诗人叶慈,故改道往他墓地,凭吊一下。


   墓地位于爱尔兰斯莉歌郡County Sligo的Drumcliffe,一个小教堂Parish Church of St Columba's内。墓地正在他一首诗《Under Ben Bulben》里提到的Ben Bulben,一座孤独冷傲的山附近。


   孤独冷傲,像他。


   叶慈W.B. Yeats(1865-1939),身份多面:诗人、剧作家、爱国者、神秘主义者、国会议员等。于192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评审说:“其诗作既具艺术高度,又富真性情,更表现了民族灵魂。”


   这是事实,爱尔兰人受20世纪初民族主义的冲击,奋起挑战殖民统治者英国,出现了一波又一波争取民族独立的浪潮。叶慈热血,参与其中,他的诗歌激情澎湃,感染力强;我年轻时左倾,所以特别喜爱他的诗,尤其是《To Ireland in the Coming Times》,充满爱国情怀。


   小时候他听很多家乡传说,喜欢故事中所洋溢的生命力。他毫不讳言灵感多源于此,故作品里有丰富神秘色彩,亦明白他为何对爱尔兰的土地有特殊情感。


   诗人多情,尤在革命年代,认识了志同道合的Maud Gonne,虽然二人情路无花,却留下《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和《When You Are Old》等传世诗篇。


   他对自己家国充满热情与盼望,既推动革命,见证国家走向独立;又创意澎湃,笔耕不辍,得诺贝尔文学奖,可说是不枉此生。


   看着他墓志铭上的诗句: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冷对生死,勇士前行!后做记者,见证了大时代的波澜起伏。

分享:
返回天地旅人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