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人生心理攻防战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群组首个新冠确诊者心感自责,如何助他减轻愧疚感?
梁若芊
作者:梁若芊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21-02-25 14:22:36

作者介绍

临床心理学硕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学会院士。事业的第一个十年在香港惩教署及加拿大的联邦监狱任职临床心理学家。第二个十年在青山医院门诊部工作及推动小区心理健康教育。第三个十年在大学里主理辅导和心理培育之责。
曾任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主席。现为亚洲创伤心理研究学会副会长。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经活跃于跨媒体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专业兴趣包括抑郁症、心理困扰、爱情心理、灾难创伤心理、多元化融合社会等。

   她说他将会从医院出来,是一个新冠肺炎康复者。她听闻比年轻的康复者,可能没有太严重的健康后遗症,加上他的病情不严重,所以都有点放心。


   但是,作为妈妈,她也有其他的担心,因为他是家中第一个确诊者,他们这个家庭宴会群组,都是紧密接触者,所以全都住进去隔离营,八十多岁的祖父仍在医院留医。邻居们都要禁足强检。她担心儿子会有什么心理包袱,如何可以协助他呢?


   一个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愧疚,觉得自己令长辈染病,邻居不便,他可能会自责。所以爸妈不是要避而不谈,而是及早和他倾谈一下。若他有愧疚自责,大家那些沉默,可能令他过份敏感,以为家人真的是有怪责之意。更何况他是在没有病征的日子去如常出席家庭活动,他也应该明白不知者不罪的。


   至于左邻右里,难以避免的是有人因为禁足强检带来麻烦不便而口出怨言。要让儿子知道曾经有此情况,但是他要明白这不是针对他的。要记住:当我们在一个自责模式中运作之时,我们是会轻易地把各种负面意见都当作是人家的责备,加重自责的力量。


   可能有些邻居会投以奇异的目光,甚至拒绝一同进入电梯,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康复者已经康复,所以有怀疑和担心。如果你们能够平静地礼貌地点点头,给对方一个口罩下的微笑,可能会令他们放松放心。


   还有一些预防工作是要早作准备的,例如他那些朋辈有时取笑可能是非常刻薄,触及死穴也不知的。所以他要准备一些响应的方法,既不伤人也不能让自己受伤。


   有一项是比较难以启齿的,就是万一,我说万一而已,长辈病情恶化,那会是难以避免自责的。所以在现阶段,可以让他尽点力,祈祷祈福也好,传递问候打气的短片也好。能够尽点绵力是可以减轻歉疚的。如有不幸,那便要再深入评估他的情况,再作进一步支持策略了。

分享:
返回心理攻防战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