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www.etnetchina.com.cn
 理财/管理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分享:
专访70年鸿兴 摆脱“老工业”转型服务平台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20-11-20 13:40:32

  70年的公司历三代人,在香港可以叫它做老牌公司,鸿兴印刷(00450)是其中之一。70年前由中环一间小店开始印公司名片,经历香港工业起飞、工厂北移到互联网时代,今日鸿兴是亚洲最大的印刷厂之一,更是全球最大儿童书印刷商之一。
 
  香港读书风气从来不高,竟出了一间全球最大儿童书印刷商。鸿兴的第二代、执行主席任泽明接受iMoney专访,道出来龙去脉,公司在80、90年代印玩具包装印到风山水起之时,为何又会开始印制当年冷门的儿童书,竟然由一段“追女仔”的往事开始。
 
  鸿兴第三代、商业总监任加信跟随父亲脚步,14年前大学毕业便返公司工作,亲身感受近10年的市场急速变化。人人手上一部电脑或平板电脑,都说印刷业是“夕阳”行业,眼见近几年不少行家结业或退出印刷业,坦言只做印刷难多做70年。他跟父亲一同接受本刊专访,解构公司怎样摆脱传统模式,转型做服务平台。




  今日内地港商面对生产成本上涨,加上中美贸易战及疫情夹击,厂商叫苦,鸿兴两代人如何应对?当人人留家抗疫,原来大有印刷商机,背后又有什么故事?
 
专访鸿兴第二代任泽明 一本鞋带书启发年印逾亿童书
 
  开业70年的鸿兴印刷,1992年在香港上市,年年派息,是不少股民心中的老牌工业股,受不少“好息”股民所爱。没有买过鸿兴股票,也可能间接“帮衬”过+鸿兴,因为如果家有小孩,又总买过本儿童书让小孩翻翻掀掀、玩下书中“机关”学英文,这本书仔可能就是由鸿兴所印,它是全球最大的童书印刷商之一,每年印刷童书逾1亿本。
 
  鸿兴一开始并非印童书,而是印刷公司名片。鸿兴第二代、公司执行主席任泽明在香港的大埔厂房接受本刊专访时指,父亲任昌洪于1946年由广东鹤山农村来港当印刷学徒,4年后自立门户,“在中环鸭巴甸街警察宿舍、即现时PMQ对面开,专做中环商业区生意,印名片、信封及单据等。”初创时小店要月租250元一部印刷机“开工”,他由接生意到送货“一手包”。



鸿兴创办人任昌洪(左)及儿子、公司执行主席任泽明(右)20年前的合照。


趁香港工业蓬勃之势起飞
 
  任昌洪市场触角敏锐,抓住香港工业起飞的机遇。50年代工业开始蓬勃,尤其是玩具业,“Made in Hong Kong”的玩具出口欧美打响名声,任昌洪即转向印刷玩具包装,8年间由街头小店“晋身”至中环2,000平方呎铺位,任泽明指:“父亲跟着市场走,到七十、八十年代,公司已经是做玩具包装为主。”



70年前鸿兴初创时在中环的印刷小店


  鸿兴印玩具包装有多“火红”?记者找到1985年9月24日《华侨日报》的报道,当时港九塑胶制造商联合会受任昌洪邀请参观鸿兴厂房,厂房达15万平方呎,300名工人,拥有多部电脑控制的柯式印刷机,制版采用最先进的激光镭射分色机等,属本地最大规模印刷厂之一。任泽明指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愈来愈多工厂北移,鸿兴的生意就更好,“80年代做包装最赚钱,工厂搬到内地,动辄几千工人,生产量加大,包装量更大,这是做包装的黄金时代。”



鸿兴位于大埔的厂房有大型柯式印刷机


  至于为何又成为童书印刷商?任泽明竟然由追女仔讲起,“我年轻的时候追他(儿子)妈咪,在旧金山有空到处逛,在书店看到一本小朋友看的Shoeslace Book(鞋带书),觉得很得意,应该可以卖到。”在外国读硕士的他,毕业后1983年到鸿兴上班,父亲任昌洪2010年离世前,他已接手公司。
 
  任泽明又做了市场调查,发现印制这类有机关设计,行内称为“操作书”(Novelty Book)儿童书的公司少之又少,“这些古灵精怪书,例如机关书等,不是很多人做,就得新加坡一间叫天华的公司做,它很多客排队,3个月交货客都照等。”当时刚巧有香港印刷厂聘请了天华的前员工,令他确定鸿兴也可以印刷这类产品,由他开拓印刷童书业务。
 
九十年代北上设2万呎厂房
 
  当时公司进入另一新章,九十年代初年到深圳设厂,“我们香港有自动化厂房,没想过要返内地设厂,但那时很多玩具厂北移,我们印刷的包装就要由香港运上内地,或者对方来派车来收货,但这不是长远计,若内地有印刷厂做到,就会抢走我们的生意。”



90年代鸿兴返内地设厂,图为位于深圳的厂房。


  公司于是计划在深圳租楼做仓,把香港印好的包装存入深圳仓,再发送到玩具厂,任泽明指,当年内地土地和人手价钱实在太低,最后竟然租了全幢三层共2万多平方呎的厂房,由原本打算请20多人变成50多人,“几个月后,发觉工人都OK,不如放多少少玩具包装工序上去做,一年之间三层厂房放满机器,请了300人。”
 
  任泽明指,后来有有日本出版社接触公司,希望找个拍档到内地印儿童书,因为日本印刷成本太高,“我和同事去了日本看厂,原来这样做,于是我们回来也开始印Board book(大本硬页书)。”该日本出版社把所有定单交鸿兴,深圳印刷厂3年间扩展至10万平方呎,聘了700工人,开始大规模印制儿童书。
 
  包装印刷及印制儿童书成为鸿兴两大业务,令公司快速扩张买地建厂,任泽明直言:“印包装及儿童书都好赚钱,不如买地(深圳)建厂,建好后地方更大,放满机器,最高峰时工人超过2万人。”印儿童书成为鸿兴“王牌”业务之一,专门印刷0至12岁阅读的儿童书,客户有不少世界著名出版商,主要出口欧美,“尤其印刷Novelty Book,本来只有天华做,我们后来甚至超越了她,他们生产成本高,而且我们的海外联系很快,生产快”,鸿兴成为全球最大儿童书印刷商,行内无人不识。
 
童书市场稳定增长



俗称鞋带书的儿童书,目的是教小朋友绑带。


  互联网电商冲击实体书销售,但堆独儿童书每年仍有个位数的稳定增长。美国市场研调公司NDP去年年中发表报告指实体书销售下跌,但非小说类儿童书如教育、游戏和活动及宗教等,总体销售升5%至10%。当中又以幼儿读物最畅销,调查发现有五成父母仍然会定时给0至5岁未正式上学的孩子读书。疫情期间,儿童书销量更大增,据BBC报道,3月时英国儿童书教育类销售增长234%,美国儿童非小说书销售亦增长66%。此外,欧美对儿童书印刷要符合玩具安全标准,例如欧盟的EN71、美国的ASTMF963等。
 
第三代任加信:今日做印刷不能只做印刷
 
  鸿兴第三代人早加入公司。任加信为任泽明的大儿子,14年前在英国读完工商管理后便加入公司,现为公司的商业总监。身为老牌印刷厂第三代兼高层,直言“只做印刷,难多做70年。”老牌印刷厂不做印刷?此言是不是有“倒米(自黑)”之嫌?现时鸿兴主要业务为印刷(包括书籍及包装),按去年公司年报营业额占61%。



鸿兴第三代任加信直言今日做印刷厂,不能只做印刷。


  互联网时代人人一部手机或平板电脑,取替纸张到实体书,印刷被视为夕阳行业。做了印刷70年的鸿兴被形容为“老牌工业股”,那股“老工业”味道对于八十后的任加信而言是时候改变,他指公司于今年70周年做“品牌重塑”(Rebranding),他不会再形容鸿兴是一间印刷公司:“不再是工业股,而是服务平台,不单止做印刷、卖纸,是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包装印刷是鸿兴核心业务之一,大埔厂房一角放满样办。


提供国内外中介人服务
 
  印刷厂转做服务平台,简单而言是印刷厂不仅提供印刷服务,还提供接合上下游业务的服务。任加信以印刷儿童书为例,他指儿童书市场不管市道好坏,每年有稳定的单位数增长,尤其是幼童书,近两年内地家长多买外国儿童书,爱其内容到绘图都较为精美,而外国有不少出版社亦有意打入内地市场。
 
  在内地有印刷厂的鸿兴,不仅为外国出版社印书,任加信说:“例如英国有出版社想入内地市场,我们担当经理人中间人,因而扩展出很多不同业务,我们会做版权代理、为他们找人替书本做翻译做简体中文字,然后再印埋。”对于内地翻版问题,“我们会跟客户讲好,我们保存所有档案,即使找内地翻译,也只提供低极低像数的档案,防范翻印,外国的客户对我们都很信任。”
 
  以一条龙的服务为外国出版社打入内地市场,出版商再不用在不同环节找不同人,而是一站式处理,这正是任加信所说的印刷厂不只做印刷,而是服务平台,也因此延伸出多项业务,“做印刷不是没得做,但竞争很大。不可能只是卖一件产品,只做印刷,若周边没有配套服务,很难生存,现在大家要求高了,例如去食店,食物之外,你还会要求有好的服务。”
 
  此外,提供一条龙服务亦是市场策略,避开同行竞争,任加信指:“若只有印刷,就可以直接比较,例如我印一本要一蚊,对方只是9毫子,就有得比较。但我有周边其他服务,卖的东西变得不同,就难以比较。这是我们近几年的新政策,很少行家这样做。”



工人正为柯式印刷机加墨。


八二法则拣取最重要客户
 
  印刷厂不单单是印书,而是几乎由头到尾提供服务,任加信直言,他们希望跟客户的关系,也再不仅仅是接“柯打(订单)”的服务供应商,“若我们只被视为印刷供应商,客人今天找我,明天找另一个,完全是看价钱。但现在我们希望跟客户是拍档,大家有商量,一起去发展。”早前跟新世界(00017)旗下的教育机构D Mind及儿童书出版商Dr. Max合作出高档英文学习教材正是一例,三方合组公司,而鸿兴不仅印书,还处理网购平台、仓存及版权,更由于公司在意大利有合营公司,因此联络到当地的插画师为教材作画。
 
  任加信指公司另一新策略是“挑客”。是生意太多要“挑客”?“以前爸爸有生意就做,但3年前我负责销售,我开始用80/20 rules(八二法则)去做。”所谓八二法则,又叫帕累托法则(Pareto Principle),这个由意大利数学家Pareto发明的法则,是说大局只是仅由20%的事情造成,其余80%的事情影响甚微。
 
  八二法则用在生意上,其实就是集中资源做最多的事,“即是你有100个客户,但有20个客已占你生意80%,其余80个客只占生意20%。但当你印1,000万份跟印几万份,两边所用的资源差不多,单量少的又做不到自动化,倒不如集中资源做那20%的客,把服务做好。”他指这几年生意额并无因此下跌,反而赚多了。
 
印印花卡好赚过儿童书




  任加信透露,公司近几年有个新业务,印“集齐印花卡”。即是师奶去超市买东西换印花,把10个印花贴到“集齐印花卡”上去换煲换锅。不要少看这张小小的集齐印花卡,原来是大生意,“接一张单是印几千万甚至过亿,虽然每印一张的单价很低但数量大,加上可以用自动化设备去印,利润比印儿童书高。”还有小朋友用来储Pokemon或足球卡的储卡簿,印刷量亦非常庞大。这类印刷品往往是供应全球市场,因此印刷量庞大。
 
自动化降成本减三分二人手 疫市商机印桌上游戏
 
  鸿兴经历香港的工业时代、北上开厂到今日全球数码化,近10年因互联网普及和智能手机出现,世界发生颠覆性的改变,鸿兴第三代任加信指公司要摆脱“老工业”转型做服务平台。他入行14年,看着这10年的瞬息万变,完全体会“不变不得”,“这几年尤其变得好快。人民币升值,内地人工贵了,生产成本高了,很多厂被迫转型,要么更自动化,要么干脆不再做印刷。”他指近几年很多内地港商印刷厂结业,疫情打击更甚,单计今年他所知的就有10多间。
 
2万工人减至不足7,000
 
  提升自动化减省人手降低成本,是鸿兴的策略。任加信指公司高峰期共7个厂房,工人达2万人,但近几年不断增加自动化设备,现时人手不足7,000人,少了近2/3人。他指尤其深圳两个厂房,一直是鸿兴主力生产线,高峰期工人达1.6万人,但现在即使加上鹤山的厂房,人数只有约5,000人。为配合自动化、以机器大量生产的模式,这亦是前文提及“挑客”的原因之一。现时鸿兴除香港大埔厂房,在内地还有5个厂房,分别位于深圳、中山及无锡等。今年4月公司宣布,无锡厂房因政府征地需要搬厂,获政府补偿2.96亿元人民币(约3.5亿港元)。



鸿兴近几年投资资源提升自动化设施以减省人手。


  鸿兴生产儿童“操作书”,例如机关书(即书本有拉出拉入配件的小机关)、立体书等,是行内数一数二的生产商,这类书偏偏需要人手粘粘贴贴,不能全以机器生产。任加信表示:“立体书早几年还可以做,因为工人工资尚低,都是内地厂房做,但现在只可以做较简单弹起的,太复杂的、手工太多的,要花几小时才做好一本,人力成本很高,对我们来说就不赚钱了。”这类特色儿童书以欧洲市场为主,他指近年欧洲兴起会发声的儿童书,即小朋友按下某个图案,便会发声。相反美国市场则仍以Board book为主,即传统的大本硬纸书。



复杂的立体书需要人手制作,人力成本比一般印书高。


拓中国市场应对贸易战
 
  当有人说印刷是夕阳行业,任加信总会笑笑口简单回应:“看你怎样做啦。”他说其实由印刷可以廷伸出许多业务,有时还要反应够快,因为市场变得太快。他举例疫情开始,他和团队就发现了商机,桌上游戏(Board Game)因人人留家抗疫大热,“疫情开始时我们见到趋势,人人要留在家,于是找人谈,大富翁、UNO、战棋等等,客人已买了版权,交给我们印。”他指至9月已印了几百万套桌上游戏去欧美等地,销情很好。
 
  中美贸易战的出现带来更多变数,鸿兴出口美国的产品部分亦在清单上,要加征关税,任加信指暂时影响不大,该类产品占比不高,整体生意因此跌了1%至2%而已。长远而言,中美贸易战仍然是关键,尤其鸿兴的营业额有24%来自美国。他坦言将拓展中国市场应对,将部分生产移到越南厂房亦是考虑之列。
 
  去年开始营运的越南河内厂房与另一公司合营,鸿兴出资900万美元,任加信表示,该厂房在贸易战前已计划兴建,其生产规模是众多厂房中最小的,现时主力做包装印刷,“其实都有客人问,可否将书搬去越南印。”但原来越南严格规管印刷书籍的内容,较内地更严,他指正与当地政府商讨。对于在其他东南亚国家设厂,他指越南基建尚未太完善,他去过其他国家如印度、泰国视察,情况更不理想,对于其他国家取替中国生产地位,“我预计两三年内未必能成事。”他又指内地工人训练多年,水平亦较高。


怎样叫子女回公司帮手?



任泽明的三名子女均加入鸿兴工作


  现时鸿兴第三代除任加信,其弟任加恒亦早加入,为子公司“贝路加”的创作总监,负责研发新技术。对于仔女加入公司,父亲任泽明直言,他当年大学毕业即返公司协助父亲,当时心态是既然父亲已花了心血建立好公司基础,不如在父亲基础上做上去,“这一定高过我自己重头来做,所以我义无反顾回家帮忙。”对于自己儿子也加入公司,这位“过来人”父亲指要懂得创造条件,他以次子任加恒为例,“他当时读完书去了做审计一年,那我就问他一些App怎么用,讲讲下就说不如回来公司帮忙搞,这就是创造条件,如果我叫他回大陆的厂做两年,他一定不去。”他最后还补一句:“这个年纪实不受,我自己都年轻过嘛。”


公司业绩




  鸿兴去年全年业绩,营业额30.84亿元,赚7,575.3万元,比对2018年是转亏为盈,派息共7分。而今年公布半年业绩,至6月30日止,营业额10.99亿元,纯利485.8万元,派中期息3分。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分享:
返回大国钱途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 财金博客
  • 理财/管理
  • 健康人生

  • 时尚艺术
  • 吃喝玩乐
  • 全部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